本篇文章4532字,讀完約11分鐘

不用說,離開封市很近的朱仙鎮是古鎮、名鎮、美鎮。

據說那是古鎮,追溯歷史,傳說是戰國辛亥的故鄉,距今已有2000多年了。 資格足夠舊了。

因為據說那是有名的城市,明、清時期被稱為全國四大名町之一。 清代地理名著《讀史方輿紀要》中將朱仙鎮稱為水陸會集之所、南舟北車,從此產生了分歧。 當時,鎮上的商人有4萬多人,人口達到30萬。

叫做美鎮,這個城市位于豫東大平原,是八朝古都開封的入口,風景優美,古跡名勝眾多,寺廟道觀眾多,自古有街道八景和街道外八景之說。 另外,還有百看不厭的木版年畫和久負盛名的美酒美食。 更令人自豪的是,朱仙鎮被選為中國最美的十大村鎮之一。

但是,我覺得作為戲劇從業者還不夠。 朱仙鎮應該還是戲劇鎮。 不僅是河南豫劇的重要發源地,也是孕育、快速發展、傳誦祥符調的根據地,戲曲活動曾是這里的首要文化現象。 朱仙鎮說是沒有墻的戲曲博物館也不為過,讀了朱仙鎮,了解了豫劇的迅速發展史。

朱仙鎮原來收集仙鎮的話,鎮上的老年人經常說“天下諸神都聚集在這里”。 眾神眾多,寺廟大小72座。 節日和仙人生日時,除了必要的節日之外,還必須唱幾天大戲,振奮氣氛,讓神開心。 最初,戲劇站在了暫時的舞臺上,但之后隨著活動的增加,果斷地搭建了舞臺。 戲樓比地面多,分為前臺(表演區)和后臺(化妝區),通常是磚木結構,寬敞明亮,氣勢宏偉。 現在,整個城市有多個可以歷史調查的舊劇場。

岳廟大戲樓建于明成化14年( 1479年)。 樓下是八角檐,樓下可以為磚做涵洞,過汽車行人。 的后院還有一個劇場,建筑時間和以前一樣,規模小,通常供貴賓家屬看戲。 兩個劇場都在1931年左右被拆毀。

關帝廟大戲樓建于明嘉靖6年( 1527年),為鎮晉商建設了一個捐贈所。 一開始,劇場位于關帝廟前面的照片墻外,但討厭它被照片墻隔開,影響了關帝觀戲,清干隆40年( 1775年) 6月,人們將劇場搬到照片墻內,所需資金仍由晉商從19個城鎮提供。 據說舞臺高3丈,前面因為屋檐卷小屋,裝飾華麗,和安徽亳州花舞臺差不多。 戲樓上有兩塊牌匾,一片天竺行云,一本書掛樓。 日寇攻占朱仙鎮時,將戲樓上部拆除,變成炮樓。 1947年,國民黨保安團拆除一切,運到鎮西南角建設防御工事。 廟的后院也建有堂戲樓,建筑年代不詳,但后來被拆毀了。

天后宮(又名福建會館)的戲樓,位于鎮內河東油籠街。 戲樓朝西,與天后宮對峙,建于明萬歷二十八年( 1600年)。 舞臺高2丈多,4楹3間,山脊上有獸鈴。 戲下面有涵洞,可以過車,1942年被兵火破壞了。

山西會館的戲樓俗稱小關帝廟,又名伏魔庵,各有大戲樓和堂戲樓,建于明末。 根據碑文記載,清雍正十一年、干隆七年、干隆十六年和干隆三十九年,先后進行了四次戲樓修繕。 堂戲樓在1928年被破壞,大戲樓在1955年被拆除,建造了學校。

魯班廟戲樓的形式和建筑時間,都和天后宮戲樓一樣,于1946年被兵火摧毀。

苦廟戲樓,位于鎮內的炮坊街,坐北朝南,明末建成,1928年前后拆除大樓建造學校。

葛仙廟戲樓位于鎮內葛仙廟前廣場,規格、格式及建筑年代均與天后宮戲樓相同,于1928年拆除建設學校。

上述7座大戲樓和3座堂戲樓散布在一個城鎮中,在全國都很少見。 證明戲劇樓多、演出活動多,證明了昔日朱仙鎮戲曲業的繁榮。

朱仙鎮廟多,廟會也自然多。

廟會是集佛敬神、游藝娛樂和商貿為一體的大型民間集會,是我國民間重要的市場活動。 就像今天的商貿洽談會、物質交流會、產品展覽會一樣,不僅顧客云集,參觀聚會的人也很活躍。 節日都是露天的,商品種類繁多,娛樂活動也很豐富。 高蹺、劃旱船、耍獅子、打拳賣藥、看書唱戲的,都可以說是無所不有。 當然,這種做法當然是在老戲樓上唱大戲。 有時不只是一輛,很多時候是兩臺面對面唱歌。 三臺、四臺、五臺、六臺大型比賽也不少見。 在這種情況下,觀眾的情緒進一步高漲,就像戲曲比賽一樣。 觀眾在移動。 這部戲很棒。 大家都到這邊來,那邊的戲不好的話,觀眾會失去的。 這場比賽雖然沒有評委,但大家掌聲喝彩聲亮分,名演員在觀眾的擁戴下形成,不偏不倚,特別公平。

“厚重古鎮的戲曲之魅”

戲曲邀八位客人,廟會云集四方財富,用現在流行的話來說,這種現象不就是戲曲搭臺,經貿唱戲嗎?

朱仙鎮的群眾對廟會有著特殊的感情,他們常常掰著指頭向人們講述昔日廟會的盛況:在我們這里幾乎每個月都有廟會,每個月都有熱鬧。 農歷第七天是火神廟的廟會,農歷正月十六是岳廟的廟會,農歷二月十八是泰山廟的廟會,農歷二月二十五是岳廟的廟會,農歷三月十五是城隍廟的廟會,農歷四月八日是小滿會,農歷四月十八日是老奶廟的廟會,舊歷四月十八日是老奶廟的廟會 農歷6月6日是土地廟的廟會,農歷7月15日和馬王廟的廟會,農歷7月23日是灶廟的廟會,農歷8月8日是魯班廟的廟會,農歷9月9日是關帝廟的廟會和葛仙廟的廟會進入農歷10月,廟會變少,看戲 節日戲通常連續上演3或5天,但如果遇到許愿戲或成就戲,可能會連續上演10天半。 關帝廟、葛仙廟、魯班廟都位于小鎮西北角,有時會出現幾出大戲對唱的局面。 這個時候,各戲班為了爭奪高低、壓倒對方,經常邀請名演員表演絕活和拿手戲。 為了不無限期延長演出時間,廟會的第一個(主辦方)必須規定:太鼓三方,看戲。 敲三次銅鑼演戲。

“厚重古鎮的戲曲之魅”

朱仙鎮的粉絲真是戲癮大了,不僅演出次數多,劇種也多。 敬神戲多為河南梆子,也唱大油梆子、曲(即曲劇)、二夾弦、道情等。 道班的藝人很少,通常三五個人,每個人騎著頭驢來,唱完之后,就騎著驢走了。

在舊社會,三百六十行,行都是祖師爺,也就是祭祀自己領域的神。

戲曲人之神是唐明皇(也有后唐莊王的說法)。 他為皇帝,地位高,知音律,喜聞樂見,創辦過梨園(宮廷訓練歌舞藝人的地方,后來劇團稱為梨園)。 雖然說這是傳說,但也反映出戲曲藝人地位低下,被欺凌,生活陷入困境,所以出了皇帝,成為了自己的精神領袖,尋求避難。

不知什么時候,藝人們在朱仙鎮北門外聚集在通往古都開封的道路旁,建造了宏偉莊嚴的寺院明皇宮。 既然叫明皇居,供奉的神當然是唐明皇。 寺院有200多畝,有大殿、鐘鼓樓、戲樓等建筑物。 藝人們在田養廟,在這里成立了梨園會,維持了正常的演出活動和自己的生存權。 該會接待多個劇團,推薦德高望重、有領導能力的藝人或班主擔任會議組長,首要職責是管理日常會務、廟產收入、劇團和社會捐贈,還協調對劇團間矛盾糾紛和違規藝人的處罰、教育。

明皇居是藝人們的慈善團體和招待所,來過去劇團和朱仙鎮演出的藝人,可以在這里吃,不僅僅收錢,特別是對窮人更是免費。 生病無家可歸的人,可以在這里療養治療,如果死亡,可以在義地安葬。 所以,藝人們常常把明皇宮稱為自己的家廟和歸宿。

每年農歷四月二十三日是戲劇之神的生日,明皇宮舉行盛大的慶?;顒?,各劇團要選出最有名的演員在這里舉行祭祀公演。 被點名來獻藝的名演員,無論在哪里上班都必須按時趕到。 慶?;顒油ǔ?日至5日,屆時由名演員薈萃,戲劇班聚會,相互參觀,交流技藝,不像今天的戲劇節那樣,參加者對此感到自豪。 所以,明皇宮成為戲曲藝人心目中的藝術殿堂,也是他們向往的圣地。

明皇宮多次被水災破壞,至今沒有瓦,但幸運的是,1916年《明皇宮碑文翻新》的石碑上記載了整修神廟捐款的70多個戲劇班和106人的名單。 這106人中,大部分是當時有名的演員,其中有祥符調名家李劍云、林黛云等。 銘文中談到了明皇宮代遠年的毀滅,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的,也談到了道光年間黃河的決口和同治年間整修的簡況,字里行間流淌著許多珍貴的豫劇史料。 這座碑現在開封了博物館,被戲曲史家稱為石碑上刻的豫劇史。

祥調自誕生以來,迷戀廣大群眾,很快崛起形成了獨立劇種土梆子,即后來的豫劇。 祥符調發展迅速,在傳遞的過程中,優存劣化,形成了蔣門和許門兩大科班。 蔣門的訓練基地在朱仙鎮,但清道光21年( 1841年),黃河突然決口,洶涌的黃水泛濫,朱仙鎮一帶也被黃水吞沒。 當時蔣門科班的掌門人叫蔣扎子,是熱愛戲曲事業的藝術家,不能就此放棄,所以毅然決然地帶領科班離開家鄉向東移動。 請考慮一下。 洪水遍地,科班全體老少數百人,加上妻室的孩子,背著行李,積水,踩著泥濘,多么痛苦。 盡管如此,蔣251子仍不忘祥符調的傳達和創新,終于將土梆子的種子撒向豫東、豫南和豫北,衍生出豫東調、沙河和諧高調等新聲音,使后來的豫劇越來越大,成為全國地方戲中的大劇種,流行大半為中國

“厚重古鎮的戲曲之魅”

朱仙鎮木版年畫很有名,在藝術表現上,線條粗壯有力,構圖整齊,人物造型優美英俊,色彩艷麗,具有強烈的慶祝氣氛和裝飾效果。 魯迅先生收到河南版畫家劉達南的捐贈后,十分著迷地收藏,他認為朱仙鎮的木版畫,樸素、不涂脂粉,人物性感、色彩濃厚、有鄉土味道,有北方年畫的特色。

在現存的朱仙鎮木版年畫中,戲曲人物和戲曲故事占很大因素,當地群眾和業界人士將這些年畫統稱為戲曲。 據初步統計,“火塘寨”、“重耳走國”、“長坂坡道”、“帶上朝”(即“打金枝”)、“麒麟送子”、“王小二牛腿”、“李存孝打虎”、“狀元祭塔”、“九龍山” 由此可見,朱仙鎮木版年畫樸素明快的藝術風格與祥符調的藝術風格不相容,這也證明了祥符調當初在朱仙鎮的繁榮,對朱仙鎮年畫的滲透和影響。 按理說,至今城里的群眾仍流傳著畫有戲、百看不厭的諺語。 為戲曲年畫提供創作文字和依據,年畫對戲曲的普及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。

朱仙鎮是開封的南門,自古以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,明代詩人李夢陽被稱為百戰回戈地。 岳飛大戰朱仙鎮是歷史上有名的戰役。 在勝利在即、形勢大好的情況下,岑尼奧朝中投降派一門心思和睦,12枚金牌召喚岳飛,在風波亭以無辜罪將其殺害。 世世代代朱仙鎮的人討厭投降派,尊敬岳飛及其岳家軍。 鎮岳廟四季香火連綿,古劇樓上經常上演《岳飛》、《岳母刺字》、《八大錘》、《岳家莊》、《王佐斷臂》、《燒秦檜》等與岳飛相關的劇。

在上述節目中,“燒秦檜”最受觀眾歡迎,最令人感興趣。 每年農歷正月十六的岳廟廟會上,壓軸戲一定是這個劇目,約定俗成,誰也不換。 第一集是岳飛被秦檜在風波亭殺害后,忠魂驚動了玉皇大帝。 大帝贈送三把神火,點燃秦檜。 秦檜急忙跑到廟里求神保佑,地藏王變成了瘋和尚,秦檜陷害岳飛的罪行,痛斥他,然后命令法官打入十八樓的地獄,還勾住他妻子王氏的靈魂,用神之火將他一并燒死。

戲劇雖然荒誕,但反映了人民群眾的愛恨和愿望。 每次演這個,觀眾都把已經準備好的秦檜和王氏草人,和臺一起點燃了。 觀眾對秦檜賣國求榮、陷害忠良的罪行咬牙切齒。

《燒秦檜》這部戲我沒看過其他省地方劇團的演出,在朱仙鎮的農歷正月十六岳廟的廟會上有獨特的獨創性。 1990年1月,筆者在參加全國話劇、戲曲創作座談會期間,向外省戲劇名家們咨詢,大家驚訝地表示,從沒看過這么罕見的戲。 在朱仙鎮上演的《燒秦檜》似乎被推向了全國唯一的劇目。

朱仙鎮戲曲遺產豐富多彩,必須加強保護和發掘整理,決不能讓其流失。 朱仙鎮應該迅速發展旅游產業,從廟會和戲曲中復制,這是恢復古鎮風情的第一突破口,只有這一家,沒有分號,再現昔日的輝煌,絕非神話。

標題:“厚重古鎮的戲曲之魅”

地址:http://www.moviemarket.cn/kfwh/18160.html